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治工作 > 律师工作
律师工作
不爱念法条的村居公益律师曾京辉
发布时间: 2019-06-10 09:56      来源: 法制日报
【字号:
打印

1.jpg

图① 曾京辉回访之前刚刚调解成功的一起线路杆占地纠纷的村民。

2.jpg

图② 上山的路曲折难行,遇到掉落枯木得自己动手清理。

3.jpg

图③ 林地补偿款该怎么分?曾京辉与村民村干部就地划图分析。

4.jpg

图④ 作为公益律师,曾京辉每周都要在司法所为来访村民提供法律咨询。

5.jpg

图⑤ 曾京辉给后山铺村村民讲食品安全法。

6.jpg

图⑥ 跟村民之间熟络地交流,也是曾京辉普法宣传的契机。

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伟伦 高燕 王建军 文/图

“老董,你快点,‘曾律’马上就开讲了!”5月30日上午不到9时,在北京市怀柔区大山里的琉璃庙镇后山铺村村委会院里,村民老张催促着同行的老董。

不一会儿,讲座开始了。老张口中的“曾律”正是这场公益法律讲座的主角——曾京辉。曾京辉是一名律师,但可不是一名普通的律师,他还是怀柔区琉璃庙镇8个村的签约公益律师。

据了解,2012年,北京市全面启动“法律服务村居行”活动,实现了“一村一居一律师”工作网络的全覆盖。村居律师们每月至少要到村居服务一次,服务内容包括提供法律咨询、化解矛盾纠纷、开展法治宣传、担任法律顾问、提升基层法律工作者能力素质5个方面。2013年起,曾京辉成了一名村居公益律师。

“终于盼到入夏,咱地界也迎来了旅游旺季,今天就跟大伙聊聊食品安全法,不过法条我就不念了。”曾京辉的开场白有点意思。

“城里人来咱这,几乎必点山珍野菜,可这东西也不是人人适宜……所以一定要反复提醒询问游客是否对山野菜过敏,最好能提前准备一份安全告知书。此外,野菜中普遍含有一种特殊物质,虽说不致病,但是顾客食用后,如果长时间在阳光下暴晒很容易导致皮肤上起疹子,所以一定要提醒游客用餐后两小时内少在阳光下持续活动。”曾京辉的讲解直奔主题,边讲案例边不断提示村民应该怎样做。

1个小时的讲座,从山野菜、健康证、调料,讲到食材采购凭证、环境安全等,跟村子里民宿餐饮经营有关的,一个都没落下。台下的40多名村民没人玩手机,带娃来的都没有提前离场的。“‘曾律’的课接地气,得来,有用。”村民们说。

讲座结束,发完普法材料,曾京辉立刻起身赶往村里的一处山头,对村民回访。途中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借来曾京辉准备的讲稿翻看,一个个故事前面都标注了“特色食品安全标准”“健康管理制度”“全程追溯制度”等十余个法律要点和条文。

“五六年前刚干这活的时候,我主要念法条,台下村民越来越少。”曾京辉说,他私下也问过村民,但都说挺好的,没人告诉他为啥不受欢迎,“村民那会还不信任我”。

而当时同样不信任曾京辉的还有部分村干部。“我说打算下村,对方却说你咋又来了。”讲到这里,曾京辉有些无奈,“他们担心村民懂法后不好管理”。

在曾京辉看来,没有标准的说理和管理只是个“纸老虎”,不能持久也无法服众。经过长期的坚持入村,曾京辉的观点在村子里得到了验证。现如今,按法断事已成为村民产生纠纷后的一种说理习惯,而村干部更是一改之前的偏见,曾京辉成了各村的“香饽饽”,参与村集体决策、列席村委会都是常事。前不久,由于时间冲突,曾京辉无法下村,村里第一次把村委会开到了曾京辉的律所里。

正聊着,车子停了下来,进山的路刚开了100来米,路就断了。村民老池、林业站工作人员等人见到曾京辉,马上围了过来,此前的纠纷源于林地边界不清引发的补偿款分摊难。老池、老李等3人手中的林业证对各家的林地边界分别载明“北至梁头”“东至梁头”“西至梁头”,而准备新建的高压线塔按规划也在“梁头”,数万元的补偿款该咋分,一时谁也说不清,村里找来了曾京辉。为了公平,曾京辉数次爬上梁头,与林业站工作人员一起,把梁头的面积、坡度等数据全部查实,最终根据高压线塔基的具体点位及“四至”确定了补偿比例,3户村民很快就签了调解书。

曾京辉这次进山回访,专门拉上了村干部,现场交底,村干部答应尽快按照协议将补偿款交到村民手中。

从抗拒到信任,曾京辉觉得:“无非就是见面多了,彼此熟了。”曾京辉说,被村民看顺眼后,才了解到村民不爱单听法条,太干,也听不懂,“所以我现在下村也不爱念法条,要把法条变成村民听得懂的话”。

据了解,为了不给公益律师增添过多负担,原则上约定律师下村一年12次左右。可为了与村民打成一片,除了正常工作日择时下村,曾京辉全年有一半的周末时间还会自愿下村。集市普法、入户解答、纠纷调解、起草村规民约、调解员培训……这些都是曾京辉自己定的下村项目,他的“超限”下村,也实打实地换来了村民们法律意识的增强。在北京城区都算得上时髦的“调解协议司法确认”,在琉璃庙,2018年的业务量较2015年增长了10倍有余。而这几年间,曾京辉下村走的里程已达3万公里。

责任编辑: 朱剑